莱利先生的妻子

您安,这里君言政。白毛狐狸,话废一个,蠢不拉几,还请您莫要嫌弃。

是今天下午摸的领航员!
对不起我好丑我把莱利先生画不好看了

喜欢的话给我个小心心噫呜呜噫

我永远爱莱利先生!!

大家好又是我过来跟你们唠嗑

今天被几个小伙伴拉自定义剧本,刚好昨天买了玫瑰手杖就跟人家换了位置

然后求生者是两个魔术师两个园丁,要不是监管者不能发言我是真的很想大声嚷嚷来个佣兵(我吃杰佣)

地点选了红教堂,然后第四个园丁就先被我抓起来逛了一圈教堂,然后就放密码机面前了

然后另一个园丁超乖,就是大门开了之后敲晕她和另一个魔术师,带她逛了教堂亲了一口再放回去

开心。

就是可惜第一个魔术师我没有抱到

id佛系杰克季程明,欢迎来找我玩。
诚挚寻找这四位小甜心。

今天终于放到一个小姐姐啊!!!
每次放人都是剩一两个密码害得我不得不见谁扔谁呜呜呜呜呜。
为了放走这个幸运儿我甚至还替他绕了红教堂三四圈帮他找地窖,奈何红教堂地图复杂+路痴+没有电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送他飞天。

啊今天的杰克也在努力的当一个精致的英国绅士。
顺便问问各位dalao知不知道玫瑰手杖在哪里拿
id季程明,来呀人格吗我们开定制剧本玩!!!
p4无意画出的表情包

遇到一个傻孩子
送他去地窖又不进去,想送去大门又老是跑掉,又抓又跑,最后费了好大的劲才送到大门口。
怎么就没有人体谅一下佛系杰克。
id季程明,希望各位看到我能知道我是个佛系屠夫,你跪地三下我都不抓你放你走让你们整场解完五条密码送你们出去地窖大门都可以。
关爱一下佛系屠夫人人有责。

就随手画了一个
你们看看就好
下次重新画一个 不慌 问题不大

彩铅回来啦qwq
洛阳他真好看哎嘿嘿|・ω・`)

噫王者荣耀兰政白备四人组,那个嬴政是我,然后其他三个是我兄弟。噫灵感来源与自己所在的王者语c群,下一次打算画白起嬴政表情包|・ω・`)

吃我一发嬴政小天使安利。(。ò ∀ ó。)

嬴政日常六题
cp向:白赢/嬴政小天使/白起大朋友/会ooc|。・ω・。`)
此文根据群里真实情况写编(。ò ∀ ó。)
1
  嬴政有懒床起床气的习惯,无论白起怎么叫他摇他晃他都不醒,而且如果用这些方法强行把嬴政叫醒他会生气的把枕头丢向白起掀开被子生气的起床洗漱吃早餐上早朝并且一整天不理白起。
白起表示自己已经吃了不少枕头了。然而有一天,白起发现一个把嬴政叫醒而且嬴政不会生气的办法。
嬴政喜爱甜食,尤其是蛋糕,只要白起端着蛋糕站在嬴政身边嬴政就会乖乖的起床洗漱,白起会将几块蛋糕当做他的早餐以示对他早起的奖励。
白起表示这招百试不爽。
2
  嬴政是个傲娇的孩子,今天将一块蛋糕丢向露娜,露娜将丢回来,刘备也用蛋糕丢他,刘邦也用蛋糕丢他,貂蝉也用蛋糕丢他,一脸委屈的去找白起却发现不在于是生气的将御膳房的蛋糕全部用来丢他们。
众人表示真是个傲娇的孩纸。
3
嬴政喜欢喝酒。
有一次看见小李白拿着的酒壶于是自己也想喝,正想找李白要点酒喝酒壶却被后羿抢走,于是两人联盟一个抱住后羿的腰一个借助后羿身后的弓爬上他肩膀,后羿斗不过他俩于是把酒壶还给李白。
李白和嬴政将酒壶里的酒喝完后两人又带着银票出去找酒壶,最后两人醉醺醺的互相搀扶着回来,李白手里还拿着已经灌满酒的酒壶。
4
嬴政是个调皮的孩子。他经常会把用来吃的蛋糕乱丢人,为此白起不止教育过他一次不要乱扔蛋糕浪费食物,可嬴政还是一如既往的用蛋糕丢人。有一次嬴政将鲁班的微型炸弹塞入蛋糕里送给貂蝉,炸弹到时间爆炸弄得貂蝉全是都是奶油。
貂蝉表示委屈。
最后还是李元芳送给了他一把短剑当做武器给嬴政。
从此嬴政养成了乱扔短剑的习惯。
李元芳后悔把短剑送给他。
5
嬴政和鲁班是敌对关系。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俩常常会因为小事闹脾气。比如嬴政丢蛋糕在鲁班脸上鲁班就用糖果扔他两个人最后还玩起了零食大战。
扫地的太监表示委屈。
6
嬴政喜欢孙膑,因为孙膑会给他糖吃会陪他玩将他抱起来举高高。
嬴政喜欢李元芳,因为他给了自己第一把武器——一把金色短剑。
嬴政喜欢后羿,因为后羿会在自己被欺负时安慰自己。
嬴政原本是喜欢赵云的,但是因为他有一次将自己拎高高的不给他下来,于是嬴政生气的将短剑刺入赵云抓住自己的手,韩信接住掉下来的自己。从此嬴政喜欢上了韩信而讨厌了赵云。
赵云表示委屈jpq.

哈哈哈萌上了嬴政小天使反性格。

新人来一发x

cp向:白起x嬴政/部分内容根据背景故事改编/人物性格崩坏/文渣x5/图片为我家的蠢雅砸提供/食用愉快。
|・。 ω 。`)
话说回来我记得白起和嬴政是堂兄弟对吧?

写的不是太好望还不要嫌弃。

『守护』  白起x嬴政
『一』
    『白起视角』
从我有记忆起,我是个残缺,不健全,弱小的少年,被太医徐福强迫泡在令人打心里恶心的血池里。
我只知道自己叫白起,脑中所残存的记忆片段也是模糊一片。
我常年呆在这里,除了太后芈月和太医徐福,我再没有见过谁。
    但直到那一天,那个少年闯入我的领地,他穿着一身帝王袍,不怎么合适的帝王帽戴在头上,小小年纪却拥有着帝王才有的王者气息,赤金色的瞳孔散发着王者气息 ,他望着我,质问道:“你是谁?” 
   “我叫白起。”我回答道。
    “知道我是谁吗?”他又问道。
    “不知道。”这是实话,我只见过太后芈月和太医徐福,至于他,我真的不知道是谁。
    “你给我记住了,我是这个帝国的王,天之骄子,嬴政。”
“好的,赢政。”
“喂,正好我现在无聊,你陪我打一架吧。”
“哎?”等我反应过来嬴政已经挥动拳头打了我一拳,他练过武以至于他的力道很大,打得我很疼,我无力还击,很快被他打得遍体鳞伤。
“哼,真弱。”嬴政不屑的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我看着嬴政离开的背影,回想着刚才赢政的招式,心想,如果我也可以像赢政那样厉害就好了。于是我便开始偷学嬴政的武功招式。
『二』
三天过去了,嬴政独自一人来到了芈月居住的地方。
“那个少年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浸泡在那血池里呢?”
嬴政边想边走着,来到了芈月太后居住的宫殿前,一旁守候的卫兵本想通报却被嬴政拒绝,径直走进了宫殿推开了门。
“吱呀——”被推开的门发出吱吱的声响。
“母后。”
芈月放下手中的奏折,抬起头来,红蓝异瞳显现出来,酒红色的长发随风飘散。芈月面带微笑的看着小小的嬴政,道:“阿政,你过来看哀家怎么不让人通报一声呢?。”“我不想打扰母后。”嬴政摇摇头,继续说道,“朕想问母后一件事。”“说吧。”“那个密室里关的到底是谁,为什么他被关在那里?”芈月听到这里好看的眉毛稍微皱了一下,“阿政,这些你不应该知道。”“可朕想知道。”芈月看着嬴政小小的脸上那固执的表情,叹了一口气,道:“...关在那里的,是你的堂兄弟,白起。他曾经是王位的继承人,我只能告诉你这些。”
听到这里嬴政有些生气,那个废材家伙会继承朕的王位?别开玩笑了!朕可是天之骄子,帝国之王!
当嬴政怒气冲冲的再次来到我的领地时,我正在偷偷练习他的武艺。“呵,废物就是废物,连武艺都是偷学来的。看好了,废物。”嬴政说着向我展示着他新学的武艺,我不禁感叹,嬴政的学习天赋果然很强,才几天就学会了新技能,而且是那么的熟练。
看到我眼中羡慕的眼神嬴政从心里油生出一种得意的心情,他笑了笑,说道:“想学吗,我来教你吧。”
『三』
不久后,太医徐福找上我,说要为我做魔道手术。我有些不情愿,因为那会再也见不到阿政,学不到新的招式了。徐福面无表情的看着我,片刻后他便离开了这里。
躲在外面的嬴政慢慢的伸出头来,左看右望,见没有人便跑了进来对我说道:“刚才我看到徐福进来找你了,他对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撒谎,因为我不希望阿政离开我。
感觉什么东西从手心流走,抓不住,摸不着;感觉我说错或者做错什么的话阿政会离我而去。
我不希望阿政离开我。
“哦...”
气氛有些尴尬,我突然想起刚才徐福对我说的话,抬起头来看着阿政,问道:“阿政,如果我突然消失了,你会难过吗?”
“不会。”嬴政想都没有想,说道。但我却从中听到了一丝苦涩,是我的错觉吗?
当徐福来找我时,他要对我做了魔道手术,我跟着他“离开”了这个地方。
“哐当——”
当嬴政推开门,发现那常年呆在这里的孱弱少年并不在时,他第一次感到难过和不安。他急忙跑到芈月的宫殿质问她白起去哪里了,芈月只告诉他白起会回来的,而且会变得非常强大。
听到这里嬴政再一次感受到难过和不安。
几天后,我已被徐福变成一个经过魔道改造的『怪物』,内心压抑不住对血的渴望,本以为我虽然变成这样但其拥有的实力却还是和以前一样,但徐福却对我说我轻轻一挥手就可以埋葬一整支军队。
徐福说,我是秦国的最终兵器,最强的剑,只会被最强的人挥动,而挥动我这把最强的剑的手是阿政,曾经那个小小的孩子现在已经是君临秦国的帝王,他将统一六国,争霸天下。
当芈月带着阿政来到我的领地时,我已经变得非常强大。芈月曾经说过我和阿政其实是堂兄弟,当时我还不信,那个骄傲的小孩子怎么可能是我的兄弟呢?但现在我看到阿政眼中那一抹担心的眼神我才相信我们是堂兄弟。我有些吃力的对他微笑:“太好了阿政,我现在有能力保护你了。这一定是我生来的意义。”
赢政愤怒的大喊道:“朕是生来要统一六国的王者,压根就不需要废物的保护!”
话音落地,他便陷入深深的无力感。真是如此?芈月把持着朝政,他什么都做不了。连阻止白起被改造也无能为力。
    之后阿政开始秘密组建自己的势力,当他问我要不要加入时,我答应了。
『四』
    嬴政的势力开始一点点的变强大。
    夜已深,阿政书房里的灯还在亮。“殿下,已经很晚了,你还是休息会吧。”
他放下奏折,有些不满的看着我,“白起,不是跟你说了吗,在没人的时候叫我阿政,我不喜欢你这么生疏的叫我。”
“... ...阿政。”
“这就对了。”他笑笑,又继续看起他的奏折,继续说道,“我虽然是秦国的帝王,但却连自己的一点的势力都没有,朝政都被芈月掌握在她自己的手中,如果当时我拥有自己的势力的话,如果当时朝政是掌握在我自己手里而不是掌握在芈月手里的话,就不会连你被改造成魔道都阻止不了了。”
“... ...”我有些懵,一直反复的想着刚才阿政说的话。
阿政... ...也会因为我而难过... ...吗?
等我回过神来,阿政已经趴着书桌上睡着了。我转身拿起放在一旁的被子小心翼翼的细心的给他盖好,生怕吵醒他,害怕到半夜他会着凉。
做完这一切,我便靠着墙壁睡着了。
当我醒来时,我发现我躺在阿政房间的床上,紫蓝色的武器镰刀放在一旁,桌上的早餐还是热乎乎的,阿政不在房间里,应该是去上早朝了吧。
“哐当——”
门被别人从外面推开,是阿政。
“殿下。”
阿政对我笑了笑,转头看着桌上的早餐,“白起,你怎么还没有吃早餐?”
我这才想起桌上还有早餐。
刚才看到阿政的笑容,突然感觉心里暖暖的,阿政只在我面前表露这种微笑。
“白起,我... ...”阿政还没有说完外面就传来卫兵的通报,“殿下,外面有刺客!”“护驾!”我啪的一下放下手中的筷子,拿起放在一旁的镰刀直接冲了出去,阿政则被御林军保护着。
不能让阿政受伤!
挥动手中的武器,一刀斩杀一位刺客,另外几名刺客瞬间出现,这些刺客不简单,论武力值都不亚于阿政,看来是有人想至阿政于死地。
决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又几十名刺客出现,用尽所有力量将这些刺客斩杀,那几名身手不凡的刺客也死于我的刀下,鲜血瞬间将这里染红。
当阿政随着部分保护自己的御林军出来时,我站在中间,转过头来,吃力的朝他露出一个微笑便感觉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白起!”
『五』
“白起...白起...白起你醒醒...”
半昏半醒的我感觉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滴在我的脸上,水滴流入嘴巴里咸咸的。
我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到阿政站在床边,低着头,脸上是从来没有过的悲伤表情,泪水不断顺着他的脸庞滴落。“阿政......”
“白起!?”嬴政抬起头来看向我,眼眶中的泪水又不断落下。
我抬起手,擦去他眼角的泪水,“阿政不哭。”“我...我才没有哭呢!”嬴政别扭的转过头,慌忙用手擦去眼角的泪水。
“我...我怎么躺着床上,发生什么事了?”
“...徐福说,当你每一次运用自己的武力,就是在消耗自己的生命力。”
“没关系。”我虚弱的笑了笑,“只要能保护阿政,什么都没关系。”
“对不起。”
“真的没关系的。话说回来你当初想要和我说什么?”
“...我要推翻芈月的统治,真正执掌秦国,统一六国,争霸天下,你... ...”
“我参加。”
“不用勉强自己的。”
“我参加。”
『六』
     嬴政本来不想勉强白起,毕竟白起每使用一次武力就会消耗他一点生命力。但看到白起这么固执还是答应了。
     不知道为什么,嬴政不想让白起离开自己。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啊...大概是在教他武艺那天开始吧。
战场上嬴政的军队与芈月的军队互相厮杀,战场被鲜血染红,两边军队实力不相上下,谁都没占到好处。剩下的军队对峙着,谁也没有发话。
战场上嬴政穿着一身金耀橙色的战袍,温热的鲜血沾在了他的脸上,一头金色的头发上也沾着些许鲜血,暗红色的血液染红了战袍,手中握着一把金色剑柄的剑,剑上的血滴落在他的脚边,与他一同站在战场上的是已被徐福改造的白起,身后黑色的披风破碎摇摆着,紫黑色的镰刀也同样沾着鲜血。
站在嬴政面前的芈月发话了,“阿政,你真的要这么做吗?”嬴政冷笑,“只有推翻你,我才能真正执掌秦国,才能统一六国,争霸天下。”
“哼,那就这样吧!”芈月挥手,站在他身后的军队立即握紧手中的剑做好战队准备。“不会让你伤害阿政的!”白起一个闪身,挡在了阿政的面前。“白起,连你也要反抗我吗?别忘了是我救你养你的!”白起冷笑着,用自己手中的镰刀指着芈月,“哼,若不是你,我也不会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可也若不是你,我恐怕也没有这么强的力量可以保护阿政。”白起说完,嬴政身后的士兵也举起了剑。
嬴政沉默着,向后挥手:
“杀!”
一瞬间,所有士兵都冲上前与敌方厮杀,哭喊声,叫喊声,不甘的咆哮声充斥着战场,白起与嬴政一左一右,越战越勇,秦军一下子士气大涨,以压倒式的兵力将芈月的军队打得溃不成军。
见到战况变成这样子芈月一下子急了,“来人啊!护驾!护驾!”“不会让你跑掉的!”嬴政挥动剑准备像芈月攻去,芈月拿过一把卫兵的弓箭,对准嬴政射了过去,随后带着部队狼狈的逃走了。
“阿政!”
离嬴政最近白起将自己的速度调到极限闪身挡在嬴政的面前。
“嗖——”
箭射中了白起的肩膀。
“白起!”见白起受伤嬴政放下剑把插在他左肩上的箭拔下。
“我没事...”
『尾声』
     我独自一人来到太医院翻找药材,将药材捣碎后涂抹在左肩上的箭伤,正发愁找不到绷带时身后的门被推开了。
“白起。”
我转过头来,朝他笑了笑,“阿政。”
   “没事吧。”嬴政说着,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一个绷带帮我包扎伤口。
   “阿政,我没事的。”
   “笨蛋,下次别在这么鲁莽了。”阿政说完转身离开了太医院。
   看着阿政离开的背影,我笑了笑。
  『阿政,我将为你撰取天下。』
  『保护你,这一定就是我生来的意义。』
  『我这把最强的剑,只会被你挥动。』
   『血浓于血。』
          ——The end.——